返回上一页
摩登氧分 首页/呼吸之间
他们凭什么成为行走的印钞机,竟然比周董还能赚钱!

2019年09月26日 本文来源:Modern 02 图片来源:Modern 02 作者:shuyi
分享到:

内容摘要:周杰伦新歌“说好不哭”上线即上热搜。仅12小时,单平台认证单曲售出500万张,销售额突破1500万元,达成首个最快突破殿堂金钻唱片等级认证的数字单曲。

周杰伦新歌“说好不哭”上线即上热搜。仅12小时,单平台认证单曲售出500万张,销售额突破1500万元,达成首个最快突破殿堂金钻唱片等级认证的数字单曲。

1

MV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在You Tubebe上的播放量突破1000万,创造了华语MV在油管最快突破1000万播放记录。

但对于这首歌却有很多不同的声音。有人说,周杰伦江郎才尽,新歌里很多旋律都是以往作品改编的。

也有人说,周杰伦是华语音乐的一颗巨星,不可动摇的音乐符号。这个时代很难再出一位歌手,能像周杰伦这样玩转各种曲风且作品保质保量。而且他的“基本功”很扎实,即兴创作能力强,音乐才子真不是盖的。

2

不管如何,他的名字已经成为流量的保证,让人看到他的名字,就想给他打钱。

当一种文化成为潮流,一个独特的时代标志,它产出的效益和引发的轰动都是十分惊人的。就像下面这几位把艺术做成商品,名利双收赚得盆满钵满的富豪艺术家。

还记得今年6月份的优衣库哄抢T恤事件吗?很多人为了买T恤而大打出手,丧尸式抢购让人震惊。

3

一件简单的T恤,因为多了Kaws的图案,就引起粉丝连夜排队、打架式疯抢!连印有Kaws图案的购物纸袋在网上都能溢价十几倍……

4

【Kaws:从街头到拍卖行,艺术屌丝的1个亿逆转!】

Kaws(原名Brian Donnelly),1974年生于美国新泽西州。他是从默默无闻的恶搞涂鸦设计师一跃成为全球知名的街头艺术家。

5

在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,其作品《The KAWS Album》以1.159亿港元成交。

6
kwas价值1.159亿元的《The KAWS Album》压克力画布 2005

这张作品构图源自《辛普森一家》中的原声带《The Yellow Album》的封面,而《The Yellow Album》的封面则恶搞了披头士乐队于1967年发行的专辑《Sgt. Pepper’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(佩伯中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)》的封面恶搞版本。

7
派伯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队,披头士1967年发行

Kaws参照专辑的构图,加入自己的经典元素“重组再造”,然后就卖出了上亿元。连他本人都震惊了“我不认为自己的作品值那么多钱”。

8

曾经Kaws热衷于在纽约街头涂鸦巴士站或电话亭的商业广告海报,不同于一般的涂鸦者,他总是在广告海报上加上自己独创的涂鸦图案,恶搞意味十足。

9

10

虽然他的街头涂鸦作品只是局部创作,但总能在保留原本设计的同时增添趣味性,突出自己的符号,模糊商业和艺术之间的界限。

11

跟风的潮人们谁拥有一件Kaws的艺术品呢?但他的立体玩偶公仔Companion不仅价格高昂(美国官网售价950美元,约人民币6700元),而且上线即被抢购一空,想买也买不到。

12

Kaws和Dior的联名款同样价格高昂,随随便便好几千大洋。所以相比之下Kaws和优衣库的合作款售价99元也是相当“白菜价”。

13

并且优衣库的联名款已经连续出了三年,今年是最后一年。潮流标签的王牌加上即将停产的“稀缺”,于是有了前面的丧尸式疯抢T恤现象。

14

艺术一旦量产成为商品,就会影响它本身作为艺术品的价值。Kaws的成功是街头艺术的胜利,也是探讨艺术未来可能性的一个方向。

在资本主义盛行的时代,艺术和商业从来都分不开。有的艺术家个性低调“闷声发大财”,而有的艺术家却不羞于贪钱,喊着“用艺术赚钱”的口号,造就着自己的艺术风潮。

【村上隆:不会赚钱的画家不是好艺术家】

村上隆(Murakami Takashi)1962年出生于日本东京,是一位深受年轻人喜爱的潮流艺术家,也是日本当代艺术的标志性人物。

15

自从2003年有一幅作品被以六千八百万日元交易以来,他的作品就被形容是“日本人单件艺术作品的史上最高价”。

他的画风童趣、鲜艳,是与西方追求的立体效果感完全相反的超扁平化风格。其中最具标志性的元素就是浮夸的太阳花。

16

村上隆从不避讳谈“钱”,因为他知道艺术需要金钱支撑,没有钱,就没办法自由的创作。村上隆的父亲是东京街头的出租车司机,家境不富裕他经历过“买了画具就没钱吃饭”的困窘,因此更加明白金钱的对艺术的重要性。

这也让他敢于直面自己的欲望,公开宣称:“成功就是金钱,做艺术就是为了赚钱”。带着这样的原动力,村上隆一步步增强着自己的商业价值,通过各种生意把艺术做的风生水起。

18

除了艺术家外,村上隆也扩展到制作电影和动画,经营画廊和咖啡,“这些项目最后都会作为我的作品,但管理真的所费不赀,每天我向上苍祈祷,『神啊,拜托不要让我的公司倒闭。』”

“所以基本上,只要公司不倒,我就会很开心,并且持续创作,直到我挂掉为止。”

村上隆是当代日本艺术家中极具影响力的一位,他是后现代艺术风格——超扁平( Superflat )运动创始人,从一次名为“超扁平”的展览开始,村上隆将日本动漫的浪潮带进了全球最顶尖的画廊、美术馆。

19

太阳花、米老鼠、骷髅头等扁平化的特征和夸张的配色、重复出现的简单造型,都是村上隆独一无二的招牌艺术,在流行文化中留下一抹浓重的色彩。

17

如今,在村上隆将“超扁平”打造成一种艺术风格,影响了日本国内外的艺术创作者,也刷新了整个艺术行业的审美认知。

大部分艺术家都把“艺术”做成了“生意”,而杰夫·昆斯就不一样了,把“生意”做成了“艺术”。

【杰夫·昆斯:我的作品没有最贵,只有更贵】

杰夫·昆斯 (Jeff Koons) 1955年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约克郡,是美国当代最著名的波普艺术家之一,也是艺术作品最昂贵的在世艺术家之一,被称为是安迪·沃霍尔德接班人。

20

他是第一个在凡尔赛宫开办个展的当代艺术家,作品多次刷新在世艺术家作品拍价之最。

21

2019年纽约时间5月15日,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中,传杰夫·昆斯争议之作《兔子》现场以4000万美金起拍,最终是以8000万美元落槌,加佣金以9107.5万美元成交,折合人民币6.26亿元成交。

22

这项记录刷新了杰夫·昆斯的全球最高价纪录,也让他夺回曾经属于自己的在世艺术家最贵纪录。此前杰夫·昆斯纪录是由橙色巨型装置作品《气球狗》5840.5万美元所创造,而后被大卫·霍克尼《艺术家肖像》以9031.25万美元的价格刷新。

23

杰夫·昆斯不仅是当代“最成功”的艺术家之一,还是一名“金牌”推销员。

21岁时他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销售会员证,仅仅两年就把MoMA的会员数量翻了一番,也因此获得了“MoMA高级代表”的职位。

对此,杰夫本人毫不谦虚地表示自己是“MoMA博物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销售员。”

24

也难怪他如此自信,不管是在推销工作上,还是当职业艺术家,他都得心应手如鱼得水。而且他对许多艺术家极力否认或回避的概念和话题也毫不含糊,例如消费主义。

“在这个资本泛滥的社会里,艺术品不可避免地要成为商品……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,还是一上来就当艺术品是商品一样生产吧。”——杰夫·昆斯

25

他延续了安迪·沃霍尔提出“艺术工厂”的概念,把艺术当成产品,以严格的标准生产执行。甚至为此设计了一套颜色系统,以使每一种颜料的使用都是被控制的,“一切都是一个系统,可以像我做的那样控制每个手势。”

在杰夫·昆斯眼里,艺术更像一门生意。多年来他的工作室一直都是全球最大的艺术家工作室之一,由100多名助手组成。

在他的“艺术工厂”里,他更像一名“厂长”,亲自指导和管理每一个艺术项目,但从未亲手完成过任何一件作品。他用一些概念和方式把消费品提高到艺术品的级别,然后推出市场,转手卖给有钱人。

26

虽然杰夫·昆斯经常陷入抄袭的司法纠纷中,但在商业艺术上,他是成功的。他的高价雕塑开创了艺术产品化的新模式,同时也引发了大家对商业艺术的思考,成为艺术家灵感创作的新思路。

艺术不是绝对高雅,商业也并非庸俗。艺术产品是大众接触艺术最直接的方式,当风格、文化成为一种流行风潮,自然会被追捧,让大众选择主动消费,抢着掏腰包。当艺术被消费,又将进一步推动艺术的创新与发展。

摩登氧分是艺术与时尚的跨界平台,已成功举办过多次潮流网红展、品牌跨界艺术展。定期更新有趣、好玩的展讯,将当代艺术推向大众,让你时刻呼吸艺术的新鲜氧分!觉得我们有趣?欢迎来调戏!

二维码
微信扫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