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页
摩登氧分 首页/艺术/艺术家·新势力
南巢 Nan Chao

他将画笔以媒介,直接从心灵传导给大众

2017年04月28日 本文来源:Modern 02 图片来源:Modern 02 作者:dadi
分享到:

内容摘要:艺术家南巢的绘画风格独一无二,是艺术家个体潜意识的呈现。对他来说,创作的过程不是设计画面,他的绘画风格是从画面中自然而然地被引导出来的。他从群山环绕的山村走出,故乡的老房子、森林、田野、河流等等随着时间变幻已形成斑驳的记忆,这些无不深深烙印在他身心的每一处。


康定斯基坚信,心灵同心灵的对话方式是存在且必要的。这个信念引导他通过与音乐的对比,来表现自己的潜在意图。他提倡绘画应当被看作一种唤醒听觉的“内在音响”的交流方式。而艺术家南巢对其抽象艺术的“诗意”的追求,则是在唤起灵魂的“发声”。 灵魂的“发声”强调的是艺术创造者对于心灵的感受和独特的个体经验的反映。它拒绝受到外界语言的入侵,直接表达个体对自然万物的感受。内在的声音外化于形的过程,正是艺术的产生。而“发声”的目的,则是为了寻找一个朦胧的窗口,通往物质世界背后“理想的国度”。

1
南巢 湖岸芦苇丛 布面油性马克笔 14cm×16cm 2017

2
南巢 三个陌生人 布面油性马克笔 15cm×16cm 2017


艺术家南巢的绘画风格独一无二,是艺术家个体潜意识的呈现。对他来说,创作的过程不是设计画面,他的绘画风格是从画面中自然而然地被引导出来的。他从群山环绕的山村走出,故乡的老房子、森林、田野、河流等等随着时间变幻已形成斑驳的记忆,这些无不深深烙印在他身心的每一处。他将画笔以媒介,直接从心灵传导给大众。而他曾经工作的沿海城市,拆迁与建设使他回想起了无数农村,每当夜色降临,千千万万户的灯光,仿佛一瞬间映照在他的心里。他的画面中,都是一种潜意识的再现。

3
南巢 诗2号 布面丙烯 83cm×160cm 2017

4
南巢 诗经·静女 布面丙烯 101cm×85cm 2017


追求艺术的诗意,也许同艺术家坚持写诗息息有关。诗对他来说不是意境,而是一种无、一种艺术家自己的禅宗、人类的禅宗,或者说诠释宇宙的东西。又或许是因为艺术家从小痴迷于科幻小说,长大后又视霍金为敬畏的对象。当他研读完《果壳里的宇宙》之后更是把对艺术的思考放置于宏观的浩瀚宇宙之下。因为宇宙是完全自足的,不受任何外在于它自身事物的影响,它即不被创造也不被毁灭,而是自己去存在。

5
南巢 诗经·卷耳 布面丙烯 74cm×86cm 2016


艺术家喜爱自然万物对他的影响,他欣喜地感受着我们周遭的世界,可是他又不满足于这个物化的世界,他更希望去找寻看不见的世界,艺术就是他打开这个世界的出口。艺术家南巢表示,他的“诗系列”更倾向于“新当代抽象主义”,在意识层面上追求万物的多元、共性、互通及诗意。他喜欢“新当代”这个词,因为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介入当代,又可以自如的抽离当代,进行着独立的创造。哲学家们也总是能巧妙地避开所有能够迎合人们口味的热点话题,而努力试图将人们的关注点吸引到永恒的事物上。

6
南巢 诗经·鹿鸣 布面丙烯 88cm×90cm 2017

7
南巢 诗经·信南山 布面丙烯 46cm×75cm 2017


柏拉图认为属于“物质世界”的每一个产物必然都是由某种物质所构成的。这种物质不可能绝对完美,而且会因为时间的侵蚀而不断变化,但是用来制造这些产物的“模子”确永恒不变的。即在物化的世界的背后,必然有一个主观实在的世界。就此理论来看,在我们周遭的自然界中的一切具体事物,都可以比作一个肥皂泡泡,往往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深入研究之前,肥皂泡就破了。

8
南巢 树与灯 布面油性马克笔 19cm×15cm 2017


没有一件存在于感官世界的东西能够恒久不变,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,我们每个人、每只动物、每株植物都迟早也都会腐烂分解。即使一块大理石也在不断地细微变化、逐渐分解。然而在艺术的道路上,实在没有比追求看不见摸不着,却又主观实在的世界更有意思了。因为艺术家南巢承受过疾病的痛苦,明白生命在浩瀚宇宙面前的微不足道,他不愿意把作为一个人类所拥有的有限的生命,有限的时光停留在对肥皂泡的致敬上,哪怕肥皂泡梦幻的惊人,还反射着彩虹的光。

9
南巢 无题 布面油性马克笔 18cm×11cm 2017


海德格尔总是不断地提出那句容易被人们在都市中遗忘的句子“人,诗意的栖居”。艺术家南巢的“新当代抽象主义”不正是通过心灵去探索人类乃至万物的共性背后永恒不变的诗意吗?同时,他也巧妙的把很多人视为严肃、想要设法找寻的“模子”消融的不露痕迹。他要在他追求的精神世界中设立一个互通的网,透过网来摸索探寻我们隔空相望的 “乌托邦”。

10
南巢 消失 布面丙烯 74cm×105cm 2017



【关于艺术家】

222


南巢,艺术家、诗人,擅长抽象绘画,目前已完成近六百件绘画作品及四部诗集,其作品相继在国际艺术博览会和国际美术馆展出并被国际藏家收藏。